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娱乐新闻 2020-02-12

系列美剧:《非典型孤独》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《非典型孤独》(《非典型少年》)讲述的是患有孤独症(自闭症)的美国男孩Sam成长的故事。

围绕着Sam,家庭成员爸爸、妈妈、妹妹,以及Sam的医生、朋友、同学、爱人,每个人的生活也都面临着各自的问题。

生活到底是怎么回事,所有人都在探寻着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关注自闭症

Sam不是最严重的“孤独症”,所以他可以相对自由地融入“正常人”的生活。

那么“正常人”当中,其实有一部分人也有一些特质,只是没有严重到被确诊为“孤独症”。

面对陌生人,焦虑,在陌生环境下,焦虑。

听到突兀的声音,敏感,听到别人带有刺激性的言语,敏感。

就是这样异于常人,只是和Sam“孤独”的程度不同。

所以,理解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事。

你可以不懂,但你可以理解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生活从未完全好过

第七集,面对一团糟的生活,Sam道出真相:一切事情全部都好?从来没有过。

Sam由于“病症”,简单、直接、真实。对于普通人而言的那些“纠结”,Sam选择起来完全没有任何困难。Sam说“这不是困境”,是因为他有的选择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只是Sam也终于遇到了棘手的问题——选择真相,还是选择朋友。

Sam选择了真相,Zahid不再跟他做朋友。

Sam难以理解,他按照自己的标准去选,但却要面对这样的结果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困惑

第七集矛盾冲突设置得好,Sam的企鹅表现反常,是因为生病了。

也预示着Sam的朋友Zahid表现反常,同样是因为“生病”了。

而Sam身边的人,也面临着各种各样的问题。

爸爸妈妈一直以来的问题依然未解决,每每尝试却每每失败。

Sam的妹妹也面临着自己的感情问题,跟Izzy分分合合没完没了。

Sam的女朋友Paige,本以为终于考上了梦想的大学以后会越来越好,最后却沦落到退学并且连一份好工作都找不到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生活的变与不变

第八集,爸爸对妈妈说,实在想不明白,为什么从曾经的那样,变成了现在的这样。

妹妹也说,不知道自己是谁,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Paige更是不明白,自己怎么会从学生会主席,变成穿着厚重土豆服的点餐员。

当然,对于Sam来说,他最不理解的是,Zahid为什么变了,他记忆中的Zahid不是现在这个样子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最后一集,Sam为了信守自己对Zahid的诺言——帮助Zahid完成护理考试,于是费劲千辛万苦阻止Zahid的婚礼。

并且在Zahid不原谅自己的前提下,帮Zahid挡了迎面而来的棒球。

Sam和Zahid终于和好了,Zahid也顺利参加了考试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坚守是解决问题的根源

如此而来,这次关于真相与朋友的选择,对于Sam来说,依然不是困境。

就像最开始Sam认为的那样——有选择,就不是困境。

Sam坚持的是:到什么时候,都要坚守诺言。

即便对方看似已经打破这种承诺了,对于自己来说,这也是在坚守的过程中必须面对的问题,是自己需要解决的问题。这本身就是“坚守”带来的挑战,而不是坚守之前的“选不选择坚守”。

Sam,就像最爱的企鹅一样“坚守”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美式生活哲学

这一季看下来,有三个感受。

一,美国家庭之间的“talk”很好,不管能不能解决,先”talk“一下,总不会让事情更糟。

二,美国人习惯讲的“My heart is broken”很好,让别人知晓你现在已经太过脆弱,不可以承受更多的东西,以此来避免更大的伤害。而对方对于broken的尊重,更重要。

三,Sam的老板说的一句话:“有时候别人伤害我们,只是在表达他们的痛苦。”这或许适用于生活中的某些情况,让我们不要过于沉浸于自己的愤怒中,理解别人后才能更有效地解决问题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《非典型孤独》更新很规律,一年一季。

《摩登家庭》不再续订了,希望《非典型孤独》能够继续下去。

从美国高中生、大学生的视角切入,呈现美国当代家庭生活和以及年轻一代的思想。

同时,从第一季时就很认可此剧的题材,Sam的存在,不仅是影视意义,更是社会意义。

Sam的坚守《非典型孤独》第三季

前三季的风格非常统一,尤其喜欢配乐,每次打开《非典型孤独》,就像打开了音乐盒一样。

这一季,已结束,我记得Sam的坚守。

2020,期待与Sam再次相遇。

公众号:行走的影碟机
原创文章
转载请提前告知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