尚雯婕,10年点黑成金

娱乐新闻 2020-02-14

尚雯婕,10年点黑成金

她是闯入娱乐圈的复旦学霸,历经起伏终在电子乐世界里找到自我

人物簡介:1982年出生于上海,毕业于复旦大学法语系,2006年参加选秀《超级女声》夺冠出道,2013年以电子乐唱作人身份参加湖南卫视《我是歌手》受到热议,同年成立个人工作室。2016年12月,她推出第四张全创作专辑《Black & Golden黑金》。

尚雯婕是个典型的“伏帝魔”——潜伏在帝都的魔都人。对她来说,北京和上海两座城市的气质始终龃龉不合。北京是她工作打拼的地方,混乱着、绚烂着,充满理想主义也不乏惨烈现实;上海是她打小习惯的潜意识,唯有脚踏实地精明清醒,才能在千军万马中踏上成功的独木桥。当一个习惯了务实生活的石库门姑娘,遇上了不按牌理出牌的娱乐圈,学霸出身的她贴切地形容这种状态:每天在考试,却从来没有教科书。

“我就是个书呆子,一生最擅长的事情就是考试。”她在跨年晚会彩排间隙接受了采访,虽然疲惫却仍语气温和、逻辑缜密,全然没有人们印象中的高冷范儿,她甚至自带幽默细胞,比如用第二次高考形容2006年那场声势浩大的超女选秀,“夺冠后还有些失落,因为考试结束了”;用考研读硕形容2013年让她脱胎换骨的《我是歌手》,“每一场都是一次进修”。

她为自己的新专辑起名为《Black & Golden黑金》(下文简称《黑金》),有两层含义:一是这是她成立的公司的名字,二是这两个字恰好能总结她书写了10年的职业答卷——从黑到金,也点黑成金。

尚雯婕,10年点黑成金

创作题:把所有感性用在写歌上

《黑金》这张专辑,尚雯婕制作了整整3年,比过去任何一张都耗时更久。她是这张专辑的演唱者、创作者以及制作人,“这一次,我的主导权是90%”。翻开曲目单,每一首歌的作曲人,都是尚雯婕,她还负责了所有英文词的创作。

尚雯婕写词,有一些意象总是重复在几首歌中出现,比如日出、大海、天空、光,这些辽阔的画面就像是在跟听歌的人说:我不是小情小爱的人,也不是扭扭捏捏的人。她对记者说:“我写的歌词,都要有强烈的画面感,听上去跟画画似的,我不喜欢说当下的感觉,不喜欢刻意的煽情。”刚开始写歌的时候她曾从市场考虑,有段时间每天写情歌,身边的人听过后都对她说:“你不适合。”

事实上,对于零基础进入乐坛的她来说,走弯路是不可避免的。超女夺冠后,她签约华谊唱片。那时候公司为了让她摆脱选秀的框框,特别制定了都市女白领的路线。她唱着浪漫知性的调调,歌名都是类似《在梵高的星空下》《梦之浮桥》等文艺小清新。转型很成功,但她始终觉得缺乏一种掌控感,“我很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没有好的作品,光是靠收歌或者别人给我写歌,是一件非常被动的事情”。出道一两年后,摆在她面前的第一道难题,是创作。

“几乎不懂乐理知识,怎么创作?”

她只回答一个字:“学。”

尚雯婕天生内向,但从来不怯于向别人请教问题。“那时候遇到羽·泉或者其他同公司的歌手,我经常会刨根问底请教他们是怎么写歌的。有人说你的先写歌词,有人说要先写旋律,也有人会提醒你随时准备录音的东西,有任何想法就录下来,不然灵感就会转瞬即逝。”

为了写歌,尚雯婕学琴、学吉他、学软件,一开始只能写一个副歌,之后慢慢能写上半首。“那时候写歌频率很高,几乎是一天一首。这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,中间还会有人泼冷水,好多人跟我说‘你甭捣鼓这个,你没戏’,但这些东西都经历了,坚持住了,就能找到方向了。” 她从小就是这样闷声研究不回头的性格,读书时最喜欢的名人是爱因斯坦,“因为他能脚踏实地把事情做到极致”。

出道5年后,2011年尚雯婕推出专辑《魔》,里面收录了3首词曲都由她创作的歌,其中包括了后来在《我是歌手》复活赛中被她演绎的《战》。她在这首歌的歌词中写道:“I'm a bird I'm flying across the river/This is my land I'll never surrender。”(我是一只穿越山河的荆棘鸟,这里是我的领地,我不能放弃)这是她在音乐世界的写照。

在音乐之外,尚雯婕是个极端理性的摩羯座。以前她喜欢做几何题,“只要我解不出来那一定是老师题目错了”;如今又加了个“工作狂”属性,3天没工作就会给公司打电话:“为什么没有工作?”

“但是这样会让自己有一些不舒服的地方,我就把情绪谱成旋律、写成歌词,用音乐跟自我对话,写歌的时候是下意识地治愈自己的心,”她对记者说,“我是一个自我控制特别强的人,为数不多的那些感性全用到写歌上了。”

尚雯婕,10年点黑成金

造型题:是策略,但并非哗众取宠

如果娱乐圈只是个埋首苦干的地方,也许尚雯婕成名后的路会轻松许多。“我到了这个行业之后发现真是孤身一人。娱乐圈是个江湖,也是个糨糊。”她说,“这里不可控的因素太多,我始终缺乏安全感。”2008年到2010年是她内心最黯淡的一段时光,定位上的迷茫,发展上的限制都让她对未来产生了深深的疑虑。那时她刚来北京,长期失眠,每晚和经纪人聂心远打电话,说理想、说未来,说到两人一起痛哭。她印象最深的画面就是常常早上从酒店醒来,对着窗户眼泪莫名流。

在放弃与改变之间,尚雯婕选择了后者,她开始尝试电子乐的创作,“那是经过感性和理性共同思考而做出的决定”。她从小就喜欢迈克尔·杰克逊那种前卫的音乐,后来更被电子乐丰富的音色和可能性吸引。同时,她考虑到电子乐在国外已成气候,早晚也会进入中国主流。聂心远对她说:“如果你还想尝试,我们就留下来。”她对聂心远说:“既然你陪我留下了,我们就再拼一把。”

2010年,尚雯婕开始尝试电子舞曲,随之而来的便是她备受争议的造型。那段时间,“雷”“中国版Gaga”是最常与她挂钩的词。说起当时的转变,尚雯婕非常坦然,承认那就是一种策略。“那个时候大众对我的关注度非常低,媒体根本不愿意报道,你连稿子都发不出去。加上我的音乐风格变了,所以我和经纪人决定从造型上下手。”她曾经在两个小时内变装两次,先是装嫩扮少女,之后又画了一个惊人的老年妆,上台唱了首《我的灵魂在哪里》;她也曾戴过夸张的头饰,穿过恨天高的鞋……尚雯婕认为,这些造型虽然被质疑,但她一直都留有自己的底线,从不做恶俗的打扮,“我所有的造型都是有想法、有参考的,它还是在一个我们认为前卫、时尚的范围内。”但即便如此,每次活动一结束,她的微博还是会被各路人马攻占,核心主题就是“请好好唱歌,不要作怪”。但彼时的尚雯婕内心已日渐强大,她知道这是某种程度上的曲线救国,外界的黑暗、指摘,与之前她内心迷茫的黑暗相比不足一提。她甚至可以在微博反呛:“扮美唱歌太容易,可我没兴趣。”

“我们很快发现,的确有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,有时我们会在新闻后面放上新歌的链接,让大家关注到我的作品、我的音乐。”2011年,尚雯婕推出电子专辑《In(内核)》,2012年推出《最后的赞歌》,她的音乐越来越成熟,逐渐从舞曲转向更精神、更世界的风格;而她的造型,也随着音乐的改变返璞归真。2013年,她一袭红色修身长裙,一头时尚的卷发出现在湖南卫视《我是歌手》的舞台上,一首《最终信仰》唱得霸气侧漏,让观众看到了她作为电子乐唱作人的实力。

除了通过黑夜的道路,人们不能到达黎明。对尚雯婕而言,自黑也好,群黑也罢,既是套路,也是智慧。

尚雯婕,10年点黑成金

加分题:谁说我们做不出男偶像

尚雯婕的新身份,是尚老板。2013年,尚雯婕与聂心远合伙成立了公司“黑金经纪”,正式成为自立门户大军中的一员。与其他明星不同,尚雯婕把很大一部分心力放在了培养新人身上。当时,她正担任湖南卫视《快乐男声》的评委,目睹了很多有才华、有潜力的选手被淘汰,她心想:“为什么不让更多有才华的少年有机会出道呢?”

很快她就把这件事情提上日程,全球招募“尚老板的练习生”,报名的男孩超过5万人之多,最后经过层层筛选挑出25位选手,角逐12个练习生的名额。这种方式在中国属于第一次,她去找投资的时候吃了很多闭门羹,大部分人对她说的是中国做不出很好的男偶像团体。但她不相信,一直坚持着,2016年还开启了第二轮筛选。她对记者说:“我本身性格比较好强,如果我努力做一件事,对方说这不行,有可能反而激发我的斗志。谁说我们做不出男偶像团体?”

尚雯婕说起她刚签约华谊的时候,有位前辈预测她只能在圈子里待两年。结果跌跌撞撞她竟然也到了出道的第十个年头。如今的她与10年前相比,少了份孤僻,多了点观察周围的心思,“以前的专辑说自己比较多,但是从最新的这张开始,里边有很多东西在说别人了,比如《单身男》就是在写我身边的朋友,挺有意思的。我发现身边的人、事、物会给我带来很多灵感”。

尚雯婕,10年点黑成金

对于自己的个人风格,尚雯婕解释说:“可能看起来我是个很矫情、很难搞的人,但内心还是很柔软的。”过了几秒,她开玩笑地补充说:“简单来说,就是闷骚!”

也许不知不覺间,在这个被她称为糨糊的娱乐圈,尚雯婕也活出了一种自在的姿态。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