《寄生虫》和《小丑》中的长梯

娱乐新闻 2020-02-14

《寄生虫》和《小丑》中的长梯

《寄生虫》剧照,图片来自网络

在2020年第92届奥斯卡颁奖典礼上,韩国电影《寄生虫》获得最佳影片、最佳导演、最佳国际影片、最佳原创剧本4项重要大奖,而且据媒体报道是首部获得奥斯卡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电影,创造了韩国电影甚至是亚洲电影的历史。《小丑》的男主角华金·菲尼克斯获得了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,可谓是实至名归。

看完两部电影后,我发这两部电影有些相似之处,比如都以主人公彻底爆发作为结尾,比如都出现了长梯这一场景。

我们主要说说长梯这一场景,《寄生虫》中的长梯有两处,一处是父亲和兄妹三人由山上的雇主豪宅往半地下的家跑,大雨倾盆,他们经过一段长长的阶梯,最后跑回了半地下室的家中,而家里早已被大水淹没,唯一没有被淹的地方是喷着黑水的马桶。同样是暴雨如注,在雇主的豪宅里可以饮酒赏雨,而在自己半地下的家里却是污水满溢无立足之地,豪宅与半地下的家由一段长梯相连,竟像是不可攀越的天梯。这段长梯看上去如此之长且如此之陡峭,就好像他们从天堂跑入了地狱。另一处长梯是雇主豪宅地下储藏间和防空洞之间的长梯,雇主原保姆的丈夫在防空洞内住了四年,他们爬过长长的楼梯,中间还要拐几个弯,到达的却是别人家的地下室。两处长梯分别连接了雇主家和主人公一家以及原保姆一家,看似能够通达,却也永远到达不了。

《寄生虫》和《小丑》中的长梯

《寄生虫》中的长梯

《小丑》中的长梯这一场景主要出现在小丑从家前往电视节目现场的路上,小丑在长梯上演绎了一段舞蹈(看完《小丑》这部电影,印象最深刻的就是这段舞蹈了),张扬而魔性、随意而释放,小丑在长梯上彻底完成了转化,由畏畏缩缩变得张牙舞爪,由上而下的行进方向,也昭示着小丑从人间走下来,化身成为魔王。

《寄生虫》和《小丑》中的长梯

《小丑》中的长梯

从某种角度讲,我认为《寄生虫》和《小丑》是一类电影,讲得都是阶层之间的对立,嘲笑或者嫌弃导致了阶层矛盾的爆发,而长梯这一场景表面上说的是阶层之间是连接的,实际上表达的却是阶层之间不可跨越的差距,由此看来今年奥斯卡的颁奖带有明显的倾向。就个人观感而言,看完这两部电影我既没有感到同情也没有得到启发,过分渲染的对立和矛盾无益于当下的生活,有钱的人的生活我懒得去管,只希望自己能多挣点钱,当然现在最迫切的还是希望疫情能早点过去,我们早日回归普通人的生活,普通的生活现在是如此宝贵,希望能快点归来。

最后,来看一段小丑的魔性舞蹈。

《寄生虫》和《小丑》中的长梯

Top